堕落虾李林渡:专注做外卖,布局产品新零售

2019-01-02 16:07:07 164
[ 亿欧导读 ] 未来的堕落虾在消费体验上会更像盒马鲜生。


1.webp.jpg

曾经,“重金属、寄生虫、不卫生”是小龙虾身上背负的骂名;如今,“夜宵文化代表、吃货新宠”是小龙虾身上的新标签。从饱受争议的“二战尸虫”,到人人调侃的“水族网红”,小龙虾的走红史堪称一部“青蛙变王子”的励志史。

从2013年起,我国小龙虾消费就以指数级增长。2016年小龙虾产销量接近90万吨,如今小龙虾的市场规模已达2000多亿元,而周黑鸭所处的休闲卤味市场,其规模也不过如此。

被“吃”上市的周黑鸭让人们看到了在千亿赛道上诞生巨头的可能性,不少人也想在小龙虾行业创造出下一个“周黑鸭”,“清华虾哥”李林渡正是其中之一。

2016年,他开始推出标准化餐饮食材系列,主打小龙虾。2017年真正开始做企业规模化,并于同年获得天图资本的A轮融资。如今的堕落虾已在全国200多个城市开出近千家门店。

2.webp.jpg

3.webp.jpg

4.webp.jpg

-1-供应链是“主心骨”

作为一个标准化餐饮食材的解决方案提供者,李林渡说道:“连锁餐饮最重要比拼的是供应链,但现在并不成熟,所以要去参与建设。

堕落虾之所以能够在终端保持一个相对稳定的价格和盈利能力,主要是供应链在输出价值。“

5.webp.jpg


上游:整合虾源


总体而言,小龙虾的上游比较分散粗放,要想实现小龙虾的标准化、规模化销售,首要前提就是整合上游,稳定虾源。

为此,堕落虾不仅参股了养虾厂、自建小龙虾养殖基地和加工工厂,还参股了饲料公司。

谈及这一举措,李林渡坦言:“刚好上游工厂有一个参股股东是研究养殖和饲料技术的,双方共同合作,他输出技术提升虾源的品质和数量,我们帮助拓宽销量。“

如何获取上游虾农资源,一直是令很多小龙虾从业者头疼的问题,堕落虾参股饲料厂是一个很有意思的解决办法。

通过参股饲料厂,既能够对虾源加强品控,又能和养殖户建立起较为紧密的联系。


中间:稳定储运


小龙虾作为一种季节性农产品,一般在夏季是产销旺季,11月过后就会经历5个月左右的寒冬期。

而且小龙虾多产于长江中下游,消费群体却分布在全国各地,远距离运输、活虾中途死亡、冷链物流一直是小龙虾行业面临的痛点。

为了解决这些难题,堕落虾引入德国锁鲜设备,建立配合产虾区运作的中心冷链仓库。小龙虾出产后进行液氮锁鲜处理,加工后的小龙虾可以保鲜18个月。

保鲜期的延长使得堕落虾可以将生意拓展到更多城市,同时也大幅降低了运输途中的原材料损耗。

而对于市面上 “堕落虾是冷冻虾”的这种质疑,李林渡也做出了回应:冷冻速度越快,虾肉越不容易变质。液氮锁鲜技术的核心在于用-196℃的液氮,让鲜虾的温度在30秒之内降低并保持在-18℃。

但传统冷冻技术是缓慢降温的过程。量变会产生质变,两者存在本质性区别。


终端:零门槛加盟


堕落虾最初以整合供应链的方式切入小龙虾市场,B端C端两手抓,既为各大餐厅提供虾源,也做直接面向消费者的小龙虾外卖。不过,目前堕落虾的C端占比超过80%,虽然B端和C端的盈利能力差不多,但C端是自有品牌连锁,需要更大的保障力度。

谈及为何不收加盟费,李林渡认为:本身作为餐饮从业者,站在加盟商角度来看,加盟费无法带来额外价值,转换效应不强,不希望加盟者带上额外包袱。对于消费者而言,加盟费会导致产品溢价。站在自身角度,本质上堕落虾的自我定位是一个食品科技公司,输出产品,收取利润就好。靠收加盟费会失去革新动力,不利于长远发展。

值得一提的是,现如今,有很多知名餐饮品牌都被“山寨“搞得处境尴尬,例如和山寨方“打了两年多仗“的鲍师傅,被山寨方逼到改名的喜茶,还有连创始人自身都难以分别真假的鹿角巷。

但是,堕落虾却不必为此过多烦恼,一方面是因为零加盟费让山寨方没有获益空间,失去山寨动力;另一方面是山寨方多数只在名称上模仿堕落虾,但产品质量跟运营体系还与“正主”相差甚远。

堕落虾这一”无心插柳柳成荫“的做法为品牌方如何避免”被山寨“提供了一定的思考价值。


-2-“清华虾哥”的餐饮梦

6.webp.jpg

笔者初见李林渡时,是在他的办公室。作为公司创始人,他的办公室面积并不大,但室内陈列井然有序。自嘲不是很擅长跟媒体打交道的他,显得低调且理性,后面的谈话似乎也验证了这一点。

早年毕业于清华大学精密仪器专业,担任过年薪百万的企业高管,如今却选择在小龙虾这片新土壤上自主创业,李林渡的人生颇有一种“不走寻常路”的味道。

但在他本人看来,这一切是理所当然的。

传统餐饮行业不能还停留在“架口铁锅开始切菜炒菜“的小农模式,应该用科技的力量为传统餐饮赋能。

至于为何选中了小龙虾这一品类,李林渡认为原因有三:

其一,小龙虾庞大的市场规模让新技术有了足够的应用空间;

其二,小龙虾行业存在诸多人为操作不当导致的食品安全问题亟待解决;

最后,小龙虾作为一种无需刀切的食材具备了标准化的属性。

不过,李林渡也承认,堕落虾作为一个供应链和食品科技出身的企业,并不擅长营销宣传。所以天图的进入对于堕落虾而言,除了具有背书效应,还在品牌运作上带来了很多指导和帮助。

此外,天图还投了周黑鸭、奈雪的茶、江小白等餐饮品牌,彼此之间借助天图这个平台可以实现资源共享,促进合作。


-3-未来的堕落虾会更像盒马鲜生

在大众高呼“消费升级、体验为王”的当下,李林渡再次选择了“另辟蹊径”。

笔者问及未来堕落虾是否会发展大型门店进军体验式消费时,李林渡答道:“堕落虾原则上不会发展大型门店,但会更像聚焦小龙虾的社区版盒马鲜生,增强门店体验,体验过后买回家吃,放大覆盖范围。“

李林渡认为,外卖的核心本质是外吃,即消费者只在门店购买但不在店内食用。

因为堕落虾的门店数量多且覆盖面积广,外卖店,若是加工跟得上,销量就不会受到太大限制,核心逻辑还是在于堕落虾的商业模式降低了餐饮从业者的进入门槛。

堂食虽然能够带来更好的消费体验和品牌认知,但销量上会有局限性。

不过餐饮行业永远会存在两种需求,一种是求便捷实惠例如肯德基;另一种是体验式消费,例如海底捞,两种模式都有各自的发展空间。

毫无疑问,堕落虾选择了第一条路。

7.webp.jpg

争取在未来5年内上市是堕落虾的目标之一,但李林渡并没有把上市当成衡量成功的唯一标准。对他而言,上市不是成功的终点,而是做得更好、更大、更完善的新起点。

从整合供应链到同时进军B端、C端市场,堕落虾不但不“堕落”,而且“野心勃勃”。然而,小龙虾这个新兴赛道上已经开始出现“百花齐放、百家争鸣”的局面了。

大浪淘沙之后,堕落虾究竟能否 “长久靠岸”呢?